Corona Del Mar 小海邊之旅


六月五日二零零六年,星期一【事由】

收到學校通知,說星期五要去 Corona Del Mar 小海邊看潮池還有玩水。聽說是這個學期最後一個大型戶外活動,一班需要十個以上的家長去幫忙,於是桃子準備和頭家請假一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六月七日,星期三【與小孩們對話】

桃:「蟲Baby,媽咪星期五可以和你們一起去海邊喔!」

蟲:「喔!耶!!那我們就可以玩••••••(略過一萬字),還可以帶••••••(再略過一萬字)!耶!耶!耶!」

妹頭:「媽咪,那我可以去嗎?」(閃亮大眼)

桃:「嗯••••••這個媽咪不知道,需要去問老師,可能不行喔!」先別給她太多希望。

妹頭:「喔,因為我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啊?」很好,有自知之明。

桃:「對啊!我們明天去學校再問老師喔!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六月八日,星期四【與老師對話】

桃:「哥哥,上車吧!要上學了!」

妹頭:「媽咪,我可以一起送哥哥去學校嗎?」(又閃亮大眼)

桃:「妳要去嗎?要就快點上車吧!」

是的,這個小孩已經很久沒有送哥哥上學,不知今日為何突然心血來潮。

到學校後,桃媽咪先去跟老師講話:

「等火腿老師,我明天可以去海邊幫忙,還有可以開車,請問妳有需要我幫忙準備什麼食物嗎?」

等火腿老師:「喔!這樣太好了!不用擔心食物,大家會各自帶自己的東西。」

桃媽咪向老師寒暄幾句後,準備轉身離開,一轉頭看到妹頭的大眼睛:

「媽咪,妳有問老師我能不能一起去海邊嗎?」

桃媽咪大驚,完•全•忘•記•這•件•事!!

(原來妹頭妳是來監視媽咪問這個問題的,對不對?)

「喔!我現在馬上問喔!」

桃媽咪趕快轉頭問:「嗯,等火腿老師,請問蟲小孩的妹妹可以一起去海邊嗎?」指指身邊那個滿臉期待的大眼睛小孩。

等火腿老師:「當然可以囉!只要妳有跟著一起去,妹妹又會乖的話,她也可以去。不要忘了幫妳自己和妹妹帶午餐喔!」老師微笑。


-----------中場備註----------------

講到這邊,這段對話又有一點曲折,其實老師當時是這樣說的:

「Of course she can go, as long as you are going with her, and she is going to behave, she can come along。」

妹頭一聽到可以去就很高興,不過心中還是有小小的疑問:

「媽媽,老師說我可以去耶!可是,什麼是 "have" ?」

桃媽咪聽了快昏倒,親愛的寶貝,behave 是一個字,不是像 be good 或 be nice 這樣分開兩個字的好嗎?可不可以不要拆開來問我?

「妹妹,behave 就是說要 be good,乖乖的,ok?」桃媽咪冒汗中。

「喔,我會乖的!」大眼睛小孩點頭。

希望妹頭不要從此以後認為 "behave" = "be good",所以 "have" = "good" 才好••••••


-----------中場備註結束-------------


六月九日二零零六年

今天跟蟲小孩學校一起去 Corona Del Mar 小海邊,只見清早天空陰鬱,還帶著絲絲小雨,彷彿在預告著今日坎坷的行程。

是的,是有點坎坷沒錯,就拿妹頭早上來講吧!

一早到學校,桃媽咪先和和老師及家長們安排車輛,因為學生們有校車可搭,家長們卻需要自己開車,所以需要先討論看看誰要坐誰的車。等桃媽咪忙完車輛的事宜,準備幫忙一一帶學生們上廁所與上校車時,發現妹頭竟然不見了!!

桃媽咪在教室悹堨~外找過一遍,就是沒有看到妹頭。突然,教室前的遊樂器材傳來一陣哭聲,是的,就是妹頭坐在溜滑梯底下地板大哭。

「妹妹,妳怎麼啦?褲子濕了對不對?」桃媽咪看到佈滿早上水氣的溜滑梯,馬上了然於心。

「對~」妹頭帶著哭音回答,「我剛剛溜下來,就跌倒,褲子都濕了。」

桃媽咪蹲下檢查妹頭沾土的小手,「嗯,沒有受傷,我看一下屁股,」妹頭轉過身,「只有一點點濕,我們等一下到車上再換,好嗎?這樣妳看,媽咪不知道妳跑到哪邊去,妳不小心就玩得髒兮兮,妳下次一定要牽著媽咪,聽到嗎?」

「聽~到~」妹頭委屈點頭。

還在安慰妹頭,老師已在遠方下令出發,桃媽咪連忙一邊帶著小孩、一邊招呼其他家長上車,好在一車都是媽媽,對於濕褲褲這種小事見怪不怪,桃媽咪便在車上幫妹頭迅速換好衣褲,然後出發!!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好啦!幾經千辛萬苦,終於到達我們的目的地:

Corona Del Mar!!

整個小海邊人山人海,我們學校佔了一大塊沙灘,此次出遊一共包括幼稚園三班,光是學生就有七十幾人,加上家長和老師,應該接近一百人。

既然是要去看潮池,應該會看到一堆小蝦、小螃蟹,還有海膽、海葵、海瓜子。然而到了現場,卻又不是這麼一回事••••••因為,漲•潮•了!!!

好吧!漲潮也沒關係,大家就喝喝海水、吃吃沙子,反正只有兩個小時多一些,再扣掉午餐時間,真的沒什麼機會觀察潮池。

眼看一群小孩在沙灘上或捲褲管、或脫衣服、或換泳衣,蟲小孩一看到海就樂歪了,根本顧不得穿什麼衣服、換什麼褲子,衝就對啦!而會游泳的家長紛紛下水,走入海水約膝蓋高處,做為小孩們的安全指標,確保小孩都在安全範圍內玩水。

本來妹頭說好只是在海邊看看,不想玩水,但是看到大哥哥、大姊姊玩得這麼開心,也忍不住站起來說:

「媽咪,妳陪我去玩一下下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不過既然妳要玩水,就把剛剛那套濕的衣服換上,這樣妳這套乾的等一下還可以穿。」哇哈哈!桃媽咪好聰明喔!

當母女二人手拉手走至水邊,發現蟲小孩已全身濕透,兩隻腳掌故意埋在沙中,小海浪不斷從背後打來,他不時彎腰挖沙,好像想把自己埋得更深,總之這個小孩一點也不怕,倒是在他的媽媽及旁邊的同學家長比較緊張,一直提醒他:

「蟲,快點起來!浪來了!大的浪來了!」

蟲小孩抬頭大笑,轉身看浪真的蠻大的,就尖叫拔腿逃走,等浪退了,又回去原地挖洞,把腳埋進去,繼續被浪沖。

妹頭就是保守型玩法,兩隻腳踏踏水,偶爾低身摸摸沙,當浪大一點,就跟著大哥哥、大姊姊們尖叫逃走,浪過了再回來。

「好了,小朋友,洗一下手,我們可以準備去吃東西囉!」時間差不多,老師開始召集小孩,午餐後便準備回學校。

「媽咪,我的手上都是沙子。」妹頭哭喪著臉。

「沒關係,妳把手放到海裡沖一下,沙子就洗掉了。」桃媽咪安慰她。

正當妹頭彎腰洗手時,一個浪打來,雖然我們已經是在淺處,但是那個小孩比浪更矮,又正好彎著腰在洗手,重心不穩,馬上被浪沖倒。被浪沖倒還不是最慘的,最慘的是,妹頭是被海浪從「正面攻擊」,所以整個人往後仰倒下去,海浪就整個淹過她。

事件從發生到這邊,大約半秒不到,桃媽咪眼明手快,馬上雙手伸入水中,一手捉大腿、一手捉手臂,把妹頭提出水面。

到乾沙區後,桃媽咪放下妹頭仔細觀察,還好,沒有嗆到也沒有大哭,只是事情發生得太快,小孩傻了。

「妹妹,妳還好吧?」桃媽咪蹲下來問。

「嗯,還好。」小孩點頭。

「來這邊,媽咪幫妳擦乾頭,現在已經滿頭沙了,然後換個衣服,就可以吃東西。」桃媽咪牽著妹頭到大毛巾處坐下,「等一下就不要再去玩了吧?」

「嗯,好,因為我剛剛差點淹死。」妹頭認真回答。

聽到這邊,桃媽咪在心裡用力大笑,這個小孩不經意的認真表情實在很可愛。雖然說剛剛是整個人掉到水裡,不過寶貝啊!妳媽媽就站在妳旁邊,也第一時間把妳救起來,妳有必要用到「淹死」這兩個字嗎?

好吧!
或許她小小的心靈真的有感覺到那一秒鐘生命的脆弱吧!
不過還是蠻好笑的。
(↑↑↑有這種媽媽!!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照顧完妹頭,小孩們陸續上岸,家長連忙包毛巾、擦身體、換衣服和給食物。突然,桃媽咪看到一個蟲小孩的同學站在旁邊,身上包著大毛巾,臉上卻不知所措,桃媽咪四處看了一下,原來這個小朋友的家長今天沒有來。

「裘尼歐,你的包包是哪個?」桃媽咪上前詢問。

「這個。」小朋友指著地上的某個書包。

「來,我先幫你換衣服,擦乾身體,你就可以去坐在妹妹旁邊,一起吃東西。」桃媽咪邊換小朋友衣服,邊告訴他待會該做的事。

「愛格,媽媽今天沒來吧?要準備吃東西了,快過來,我幫你擦頭還有換衣服。」這個是蟲小孩最要好的同學,媽媽上晚班,早上通常都在家休息。

「肯尼,你玩好了嗎?包包在哪?我幫你換衣服,吃好午餐就要回學校了。」肯尼一家長得很像韓國人,後來才知道也是台灣人。

桃媽咪一一把家長沒來的孩子叫過來,換衣、換鞋,還有吃午餐,還好這些家長都有帶足夠的衣物,孩子們也都很乖、很配合。趁著大家吃東西,桃媽咪拿出相機,幫孩子們照點相,回去時也好寄給大家的家長。

很遺憾的是,不能早點注意到孩子們的需要,否則便能從整個小海邊之旅開始時就陪著這些孩子,畢竟看到別的同學和爸媽在海邊玩水,自己卻是一個人,心裡多少有點落寞吧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記:

學校常常會有戶外活動,但並不是每個家長每次都能去,桃媽咪就是不能去的家長之一,小海邊是桃媽咪今年唯一參與的活動。想到我們的孩子在一整年的活動中,總是由其他家長幫忙照顧,心中就充滿感謝,這個部份,其實是整個小海邊之旅最大的收獲。



回首頁